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小说  »  妄想的方向

妄想的方向

时间:2018-02-07 「什么时侯开始的?」对轻手轻脚摸进房中的老公,我冷不防的从床上尖锐的问着。连自己也惊讶声音是那么的冷漠。突然在黑暗的房中传来的声音,想必先生也一定吓了一大跳。 「喂!别吓人了,还没睡啊?」老公以为我早已睡了。当然,现在已过了午夜二点。 「若还没睡,就点个灯嘛!」说着伸手要开灯的老公,被我立即阻止。 「不要开灯!」我尖锐的说着。 我的眼睛早已习惯了黑暗。故对老公的动作不用点灯也看得清楚。现在的我是不需要开灯的。 「干什么!若没睡,就点个灯嘛!我还要换衣服呢!」 丈夫抱怨着,在黑暗中脱去了上衣。毕竟,老公有些心虚,我在床上看着丈夫脱去上衣,鬆了领带,丈夫至今尚未回答我的第一个问题。 「老实的说!从什么时侯开始的!」我再问了一次。 「什么?出差的事吗?」丈夫装蒜的反问。 「等到这么晚,就只问你出差的事吗?」我挖苦的问着。 「干什么嘛,有话就开灯说嘛!」 「不,我不想再看你那张说谎的脸!」 「什么意思?」 从丈夫的声调中,似乎传着心虚。我慢慢的从床上坐起。 「你不会不明白的!还装蒜吗?你以为我还被蒙在鼓里不知道吗?老实说什么时侯和那个女人在一起的?」我以更强硬的口吻问着。 从等待的时间中,一直告诉自己一定要冷静,纵然丈夫是则从那女人的地方回来,但还是无法冷静。 「什么女人!说什么傻话。好像我在搞外遇似的!」 「还装蒜!不过你已洩了底。我还没说你有外遇啊!」 「什么洩底,开玩笑!今天有客人来累死我了,为什么回到家来还得应付胡思乱想的妳,饶了我吧!」一边辩解着,一边粗暴的脱去了衬衫,丈夫伸手拿起床上的睡衣。 「你还不肯说?」我低声的问着,丈夫的反应是预期中的。我也不认为丈夫会那么容易就说出他的外遇。 「为什么要装蒜?没有就是没有,你好奇怪!喂!妳是不是发癫了?到底怎么了?」 「就是说我知道你有外遇!」 「为什么….」 「我不想说,告诉你,你又要骗我。我希望我把证据摊出来之前,你能老实的说出来。」 「真的!胡思乱想。妳想想我有钱去搞外遇吗?每个月被房屋贷款拖的像只狗,年终奖金也几乎被妳拿走。况且现在这不景气之中,请客的费用公司也查得很紧,有时还得自己负担呢,那有钱养女人?」丈夫自嘲的说着。若是以往的我,对丈夫的这篇辩白,早就已相信不疑了,但是….。 (一定有外遇!)我自言自语的说着。丈夫已穿上了睡衣。我无言的凝视着正在挂上西装的丈夫。 「怎么了,突然不说话!知道自己在胡思乱想了吧!」丈夫突然停止动作问着。大概对突然沈默的我,反感到不安了吧! 「不,不是胡思乱想,我才不会再上你的当!」我断然的说。 「为什么!妳凭什么有这种结论出来?说没有就是没有。还是有谁告诉妳我有外遇。还是妳握有什么证据。喂!妳就说个明白吧!」 「别那么大声,你那么生气就是你有外遇的证据,我已经知道了,你就老实说吧,并想想以后该怎么辨,对你比较有利。」 「以后该怎么辨?是指什么事?根本没有外遇,就要搞离婚,妳是不是脑筋有问题?」说着丈夫盖上了棉被。可能就打算这样又打马虎眼。 「你才有问题。反正都到这种地步了,就乾脆说清楚算了。你是不是很爱她?是的话,我会退出的。」 「真是笨蛋到极点,胡思乱想到这地步已经是暴力了,我不奉陪妳了。」说完丈夫钻进了被窝。正如同我想的,丈夫今夜是要这样打马虎眼,以睡觉来推拖。 我从床上坐起,望着床上背对着我的老公。 「那么,告诉我,今晚为什么不洗澡就睡觉了?是不是在她那里洗过了?」像是检查员似的口吻无情的问着。 「唉!真啰唆,我很累,又有喝酒,若在浴室昏倒了怎么办?明天早上再洗就好了!」丈夫背对着我说着。 「我就知道你会这么说。你的回答正如我想的一样。不过这理由不通的。你咋晚也没洗澡就睡了。我装睡,但我都一直在观察你!你就和今晚一样,穿着西装摸进房中,然后一声不响的换上睡衣睡了。但你今天早上也没有洗澡,你不是常说营业人员,清洁乾净是最重要的吗?可是你却二天没洗澡的去上班,绝对有问题,这就证明了你在其他地方洗过澡了。」 「别再闹了好不好,白天在回公司途中去三温暖洗过的啦!」 「一而再,再而三的撒谎。工作中去三温暖?又不是单身汉!」 「啰唆!去三温暖是我的自由吧!为什么连这种小事也要报告?」丈夫以激动的口吻说着,并把棉被拉起盖住了头。 我跳下了床,拉去了盖住丈夫的棉被。并跳上了丈夫的床,粗暴的脱去了丈夫的睡衣]。 「妳干什么?明天还要上班,妳打算不让我睡吗?」丈夫生气着,但到了这种田地,我也不会住手,不管怎样,今晚一定要让他说出真像! 我按住了抵抗的丈夫,并脱去了他的衣服。 「妳干什么?住手!」丈夫惊奇望着我握住丈夫阳具的手。 结婚七年,我不曾主动要求过,不,到现在为止从不曾握住过丈夫的阳具,纵使我很想要。但,现在我只想让丈夫承认他有外遇的事实!丈夫也一个月以上没踫我了,若没外遇,他一定会要我。但,丈夫的阳具在我手中,一动也不动。 「求求妳,让我睡吧!明天很早要起床的!」丈夫哀求的说。 这么近的望着丈夫,可清楚的看见他的表情。皱着眉,一副很不高兴的样子!还冒着冷汗。 「有外遇回来的老公,有那个妻子会闷不吭声的?」我直视着丈夫说着。 「别闹了!我真的生气了!」丈夫也瞪着我,但我也直视着他,丈夫立即移开了视线。 「我才想要生气呢!一、二个月都不碰我这做妻子的!她几岁?比我年轻吧!二十二、三岁的女人的皮肤是很美吧!过了三十就不行了。当初和你结婚时,我的皮肤也没黑斑,还很光滑呢!你那时每晚都不放过我。就和那时侯一样你每晚都不放过她吧!」我故意挖苦的一连串像吐苦水般的说着。好像奏效了。 「还说!那有女人,若妳有认识那种女人介绍给我好了。什么过三十岁,妳也不过才满三十岁又二个月,怎么就像中午女人似的,结婚七年,任何夫妻的夜生活一定会减少的,就这样一天到晚被吵着说有外遇,还得了吗?喂!别抓那里,今晚不行哪!」丈夫伸手想要拨开我的手并将腰往后退。但,我却握的更用力了。最清楚丈夫的外遇就是那话儿了。 「我没叫你要上我,但现在,你的那话儿还是属于我的。还是,你已和某个年轻女人说好要给她了?」我抬起头瞪着丈夫。大概丈夫的眼晴也已习惯了黑暗了。这种近距离应看得到我的表情。 「真下流!我的阳具的所有权那有给谁。妳一定要我承认外遇吗?不曾有过的外遇!」丈夫叹了口大气低声的说着。 「不曾有的外遇!那么是认真的喔!」 「我不知道妳指的那个人是谁?」 「到现在还装蒜!」我瞧不起般的说着。并握住丈夫的阳具上下的摩擦着。可能是一段时间没有做爱吧!只握着丈夫的阳具就令我身体火热的。但,丈夫的阳具在我手中,还是没有任何变化。 「装什么蒜?.妳别再闹了!」丈夫生气的叫着。 「累的半死的回来,疑神疑鬼的不让我睡觉,那有像妳这样的妻子?这已是拷问了!」 「还说,自己和别的女人尽情的做爱,不管自己的老婆!这对我来说才是刑罚呢!」我生气的说着。 「没辨法啊!我很累的!且是四十多岁的中间干部。一到公司,每天从上面就有命令,要什么新产品的点子,部下也吵着劳动条件什么的!我都快受不了了!」 「所以才有外遇吗?不和新女人做,就无法发洩吗?」 「为什么什么事都要连想到外遇上呢?已是无法和妳做爱的状态,那有精力搞外遇?」 「就是因为有外遇,才无法和我做爱!仔细想想,四十多岁的男人精力正旺盛,那有可能一、二个月不做爱?」 「当然可能,连慾望也没有呢!妳们女人根本不能了解,男人的性慾若碰上疲倦、压力时,则一点都不会想做。这对我来说也只能说是很无奈吧!总之饶了我吧!被妳这么抓着,也不会想做的。况且在被妳拷问什么外遇之后,更没有心情做了。」说着,丈夫强行的想要抽开身体。 「不行!你不老实说,我绝不放过你。」 我握得更紧了。在丈夫坐起身体想要把我移开的瞬间,我忘形的将脸埋在丈夫的双股之间,并含住了柔软的丈夫的阳具。才刚从别的女人阴道抽动的丈夫的阳具,我会将之含在嘴里,这动作是连我自己也想不到的。 丈夫的阳具,没洗澡却没什么味道。不出所料是在和女人完事后洗澡的。又多了一个证据,我内心这么想着。但,我却也不想停住动作去告诉丈夫这件事。到刚才为止还很没力气的那话儿,已在我口中缓缓恢复了男子气概。 (我也有和丈夫做爱的权力!)我心中的肉慾这么吶喊着。被冷落一个月以上的重要部位,明显的想要丈夫的阳具。我自己都还没碰触,花蕊却已湿润起来。 「怎有这种老婆!工作到三更半夜的老公,一回来就胡思乱想的拷问后,现在却来个强姦!还是在黑暗之中!真是的,今晚的妳到底是怎么了?」 态度虽不友善,但丈夫也不再抵抗了。仰躺在床上,将下半身交给了我,是放弃挣扎了,还是在享受妻子对他的服侍?我无法判断。但,不管丈夫说什么,现在的我只想要他。我要和那女人一样爽,不,要比她更爽,丈夫若不给我,那我也绝不会放过他。 「再大一点!)我心中这么喊着,我吸吮着丈夫的阳具,以舌头不断的探索着丈夫的性感地带。但,没有自信,原来我就不怎么喜欢吃男人的性器。新婚初期,应着丈夫的要求不得不做,但这数年来,纵使丈夫要求我也都拒绝了。当然,像今晚般这么主动的含着丈夫的阳具,这是七年来结婚生活中的头一遭。 但,对丈夫来说,该是很刺激吧!我口中丈夫的阳具已雄纠纠的像石头般的硬了,顶到了我的喉咙深处。若这顶进了女人的那里!一想像到,花蕊中又涌出了大量的花蜜。丈夫的手指终于伸进了我睡衣内,滑进了我那炽热的部位,看来丈夫也终于想要了。 「唔….唔….」我不禁停止了舌头的动作,呻吟着。 丈夫的手指上下抚摸着我的敏感部位,我立即有了反应。麻痺般的快感,从花唇传到了全身。丈夫的手指更缓缓的张开了我的花瓣,在皱折中来回着。 「这么湿!妳是不是在我回来之前自慰着?」丈夫说着。 我因害羞而全身发热着,虽今晚没有做,但却常常一边自慰一边等待着丈夫的回来。而且,我的自慰,就如同丈夫现在所做的,只是用手指拨弄阴蒂,但不曾用异物或手指插进阴道中。 想着现在丈夫对我的爱抚,我自已也动起了手指。但不管怎么做,也无法达到此种快感。应该是自己的手指,才是最了解自己身体的性感部位。真是不可思议,在数小时前还爱抚其他女人的手指,却带给我如此反应!真是不甘心。 但,我现在却顾不了了。就是想要!阴道激动的蠕动着。身体不住的抖动着!在我口中的丈夫的阳具也不输着。刚才还在我手中摊着的阳具,现在则耸立在我口中。 「好了,放到那里去吧!」丈夫哑着声音说着,把手指插了更进去。 「唔….唔….啊….」我呻吟着,并抬起了头。立刻,丈夫抱近了我,丈夫的体味,传进了我的鼻腔。 我抱住了丈夫,丈夫的唇盖上了我的唇。接吻….隔了多少个月的吻?这唇的感触,舌与舌交错的快感,丈夫的呼吸也急促了起来。丈夫压在我上面。手指抽离了花蕊,替代的以成长至壮硕的阳具,往那里探去。我自己抬起了腰,想要迎上去。但丈夫故吊味口般的,老不把腰放下。 「啊!老公….」我撒娇的要着。 「我知道!妳想要吧!对不起,冷落了妳!但我真的没有外遇,都是妳在胡思乱想的!」丈夫低声的说着。 「算了!现在不要说了,老公!不要吊我味口….」花蕊被吊着味口,不住的抽动着,我以快要哭出来般的声音哀求着。现在我已等不及了。 「承认是妳胡思乱想吧!我就马上给妳!」丈夫半威胁的说着。 说不定丈夫就是为这样,才半推半就的和我做爱吧!那么,真的有女人了! 「不要….不….」扭动着腰,我无意识的叫着。不要,究竟是什么意思,连我自己也不明白,是不要胡思乱想还是不满现在的这种状态?大概两者皆有吧。 「真是顽固的家伙!随妳吧!」抱怨的同时,丈夫突然沈下了腰。穿过了炽热的花蕊,丈夫壮硕的阳具侵了进来。 「啊….啊….老公!」被激烈的强顶着的子宫的快感,令我发出了接近悲鸣的叫声,并不住的扭动着身体。 不太能配合的,但对我来说反而是种刺激。高潮的波浪,不断的袭击着我,连呼吸都觉得困难起来了。丈夫进入我体中后,即不再说话。并像是豁出去般抽动腰,不断的刺着我深处。 (受不了了….老公….)是否化成了声音还是只有在心中喊着,我已经无法判别。扭动着,呻吟着!我已完全成了野兽。 「我开灯了喔!」丈夫低声的说着。丈夫已在我的体中达成了慾望。 「不要….没有必要….」我沙哑的说着,但可能丈夫没有听到,灯亮了起来。 「讨厌!好亮!」我躺在床上闭上了眼。已习惯了黑暗的眼晴,受不了灯光的亮度。 「反正,就快天亮了。可是!真受不了妳!」丈夫抱怨着裸着身,下了床点了烟。 「怎么了?生气了吗?」我不禁撒娇的问着。 「不是生气!妳是怎么了?一下说我有外遇,一下又怎的!妳真认为我有外遇吗?」 「是的!」我立即回答着。当然这么想。丈夫确实是有另一个女人。 「那么,为什么要引诱我?会想和有外遇的老公做爱吗?」丈夫吐着烟问着。 要谈这种事,还是在黑暗中较适合,我这么想着,但我不明了丈夫点灯的真意。 「我只有你啊….」我看着丈夫侧脸说着。 「或许是!但看到今晚的妳,我越来越不了解女人了。为什么怀疑丈夫有外遇,却还能更有快感?」 「不是更有啦!你是只看到那女人,而忽略了我罢了….」 「还说!根本没有女人。我要怎么说妳才会相信?若我和其他女人做了爱,今晚根本无法应付妳啊!」 「不会吧!不是说男人有外遇时反会变年轻。对了!你做爱的方式和以往有点不一样!」 「那里不一样?妳才是呢!和以前完全不一样。一来就含住了宝贝,又不断的挑逗我,那里的感觉也好像是别人呢!」 「爽吗?」 「笨蛋!这像是妻子说的话吗?好像妓女般!」丈夫以鼻子笑着说。 「是妓女吗?你外遇的对象….」 「别再闹了好不好?到底妳是有什么证据这么怀疑我?」丈夫又出现不高兴。 「关灯好不好?」我缓缓的坐起身子说着。这么认真的和丈夫对质着,令我难过。在这种情况下,我真要觉得丈夫没有外遇了。 「真是!好吧!那妳得讲出证据,为什么妳会认为我有外遇?」丈夫生气的关了灯。 「我….没有证据!」在黑暗中我说出了真心话。 「没有!?这算什么?」在黑暗中传来丈夫错愕的声音。 「所以!我没有怀疑你的余地,确实你每天都很晚才回家,但又不像有外遇。虽很少有性生活,但也是因为白天工作太累了!所以,很辛苦的,要相信你有外遇这档事!必须充份观察你的一举一动,昨晚看到你没洗澡就睡觉,让我觉得(逮到了)的感觉,你真的有外遇,所以不在家中洗澡。」 「喂,等等!为什么妳一定要把我想成有外遇?」 「我想这么怀疑啊!」当然,这样的答案无法算是回答了丈夫的问题。但,这却是我真正的内心话。 「想怀疑?怀疑不存在的外遇!?」 「是啊!不这么做,我受不了的!老公,你知道你一天待在家里多久吗?你早上六点半出门,回家时已是半夜二、三点了。而待在家里的时间只是在睡觉。礼拜天时,不是请客就是打高尔夫,又把我丢在家里!我几乎是二十四小时都是孤孤单单的一个人。」突然一阵热气从胸口往头上冲,泪水一下子佔满了眼眶。 「没办法啊!工作嘛!我们又没小孩,所以假日加班或晚上的请客大多会掉到我头上。而且,多接一点工作,也能早点还清贷款啊!」 「不要再说了!我已听腻了你这些理由!你说来说去都离不开这些理由!什么工作、什么贷款!太没出息了吧!偶而来点桃色消息也可以吧!」 「说什么傻话!若有桃色消息,那就真的是恐怖地狱了!」 「地狱也好。至少有活着的感觉!我好寂寞,每天都一直重覆着同样的事,连吵架也没有呢!这那像是夫妻?这到底算什么呢!?」我掉下了大滴大滴的泪水。 丈夫立即靠近了我,将在床上的我抱紧了。 「对不起!我从来没有想到妳那么痛苦。虽上班远了点,但也至少有了自己房子,虽没有孩子 但也很少吵架。我一直认为我们处得还不错!」 丈夫这么温柔的话语,更令我感到悲伤。越来越觉得丈夫实在是个好人。但是….(说不定,这也是欺骗….)听到了心中另一种声音响起。 (是啊!他还是有另外一个女人。所以,要先哄住我!若你认为我就相信了,那就大错特错了。)这次,是我自己内心的声音响起。又对丈夫外遇的对象,涌起了嫉妒。 花蕊突然疼了起来。才刚做完爱,但花蕊却诉求着更想要的讯息。我一边把脸埋进了丈夫的胸前,一边把手缓缓的伸向了丈夫的双股间。

上一篇:没有了 下一篇:旅途中的老婆